比利时驻华大使馆 / 领事馆
Home News 有关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虚假信息——揭穿七个俄方散播的不实之说

有关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虚假信息——揭穿七个俄方散播的不实之说

Date: 
18 March 2022

 

下文阐述了自乌克兰危机开始以来亲克里姆林宫的频道所鼓吹散播的一些不实之说和虚假信息。

自2014年俄罗斯非法吞并克里米亚半岛以及对乌克兰不断进行军事侵略以来,俄罗斯针对其本国人民、各邻国以及世界各地发动了持续的、有协调的国家控制下的虚假信息宣传,尤其是意图影响公众舆论。

这些最为流行和危险的不实之说——有些是彻底的谎言——说明克里姆林宫企图散播虚假信息和操纵资讯,借此对乌克兰的军事侵略进行辩解。

本文就这一专题对 EUvsDisinfo(欧盟针对虚假信息网)先前所发表的文章:《有关目前俄乌冲突的虚假信息——七个被揭穿的不实之说》和《克里姆林宫的剧本:编造入侵乌克兰的借口——更多的不实之说》,作出了更新和总结。

 

实之说一:乌克兰局势引发了这场冲突。有证据显示乌克兰正在对乌国东部的俄语族群实施暴行。俄罗斯必须进行干预,尤其是因为乌克兰和俄罗斯是一个民族乌克兰根本属于俄罗斯的权势力范围

为了激起其国内对俄罗斯军事侵略的支持,俄罗斯国有媒体不遗余力地试图抹黑乌克兰,诬蔑乌克兰东部存在种族灭绝,毫无根据地与纳粹主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相提并论,并编造故事,意图煽动观众的负面情绪。

此类捏造的故事多不胜数,最有代表性也广为人知的例证就是俄罗斯电视台的报道指控乌克兰军队在冲突开始时在乌克兰东部将一名男孩钉上十字架。事实核查员迅速证明了这个故事纯属捏造。然而,类似的故事依然继续被编造。

实际上,并无证据表明乌克兰东部的俄语族群或俄罗斯裔居民遭受乌克兰当局的迫害,更遑论种族灭绝了。欧洲理事会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欧安组织发表的各项报告证实了这一点。

乌克兰和俄罗斯本是“一个民族”这种惯常说法,是最古老且最根深蒂固的不实之说之一,被用来对付乌克兰。即使从长远的历史角度来看,这一论点也是站不住脚的。两者的共同根源虽然可以追溯到9世纪至13世纪中叶的基辅罗斯时期,但倘若在800年后还说乌克兰和俄罗斯是同一个民族,这根本是不正确的。尽管在历史上长期受到外族统治,乌克兰仍然拥有强大的民族文化和身份认同感,并且是一个主权国家。

一个不具有政治边界的“泛俄罗斯民族”的概念是一种意识形态构造,其可追溯到俄帝国时代,并被用作破坏乌克兰主权和民族认同的工具。自2014年以来,俄罗斯政府变本加厉地塑造这一不实之说,试图将其对乌克兰的军事侵略合理化并进行辩解。

“势力范围”的概念在21世纪毫无容身之所。与所有主权国家一样,乌克兰可以自主决定其自身前途、外交安全政策与联盟,以及在国际组织和军事联盟中的参与。

为了进一步巩固乌克兰属于俄罗斯“势力范围”的说法,俄罗斯当局和其国有媒体经常宣称乌克兰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由国家操纵的俄罗斯宣传机器试图歪曲历史,意图将“乌克兰属于俄罗斯自然利益范畴”这一观点合法化。

 

实之说二:乌克兰正在对其东部的俄语族群进行种族灭绝。

通过指控乌克兰政府犯下最严重的反人类罪行,克里姆林宫不仅试图将基辅描绘成十恶不赦的恶棍,还滥用1948年通过的《联合国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中这一被明确定义的术语。

这类指控被各方,包括俄罗斯的独立媒体,毫不含糊地驳斥了。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定期发表的多份关于乌克兰人权状况的报告以及欧安组织发表的《特别监测团报告》内都未提所谓的乌克兰种族灭绝事件。乌克兰已要求国际法院发出紧急命令,遏止克里姆林宫以种族灭绝指控为理由在乌克兰国内所进行的战事行为。

多年来,亲克里姆林宫的媒体肆意使用“种族灭绝”一词来描述与大规模侵犯人权行为毫无关系的情况,因此有损国际法中这一术语本身。各种例子包括所谓的对克里米亚切断供水拒发签证的“种族灭绝”事件,以及乌克兰拒绝购买Sputnik V疫苗是对乌克兰人的“种族灭绝”。

 

实之说三:乌克兰将对顿巴斯地区的平民使用化学武器、核武器和其他被禁武器。

乌克兰从未生产、储存或使用过化学武器。而美国也是《化学武器公约》的签署国,不使用化学武器。

亲克里姆林宫的媒体还指控乌克兰军方使用了《日内瓦公约》所禁止的白磷弹药,而与俄罗斯情报部门有关联的 Telegram 频道则散布了关于自制放射性炸弹的谣言。亲克里姆林宫的媒体最近还声称乌克兰正在切尔诺贝利发展核武器(一种钚基“脏弹”),但没有提供任何的信息来源或证据。这种捏造的故事被利用来引起恐慌和触发情绪反应,在诋毁乌克兰武装部队的同时,也为俄罗斯攻击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和乌克兰作出辩解。

亲克里姆林宫的媒体长期以来歪曲有关化学武器的事实,其中包括否认叙利亚政权使用化学武器进行袭击。有关俄罗斯在暗杀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ï Navalny)的行动中及英国索尔兹伯里(Salisbury )中毒事件中确实使用了化学武器这一事实,亲克里姆林宫的媒体在混淆视听上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实之说四:乌克兰人在顿巴斯犯下了暴行。

这是克里姆林宫用来为军事入侵乌克兰作出辩解的最显著的虚假信息叙述之一。多年来,亲克里姆林宫的媒体利用高度煽情和纯属编造的信息煽动人们对乌克兰人的仇恨和恐惧,尤其是在俄罗斯国内的观众中。继2014年由亲克里姆林宫的媒体散布了恶意捏造的故事“被钉十字架的男孩”之后,随后又出现了荒唐的指控,声称乌克兰武装部队组织了“猎杀人类”行动,指有钱的西方人可以购买在顿巴斯滥杀平民的权利(2018)。近至2022年2月,出现了与之类同的所谓“猎杀狙击手”行动的说法。2021年春,俄罗斯国有媒体大肆渲染一名4岁男孩据称在顿巴斯被乌克兰无人机击毙的故事。各方面的证据表明,他的死因是伪造的。

这种虚假信息与克里姆林宫多年以来精心炮制的“纳粹”乌克兰这一明显的虚假信息叙述密切相关。如今,俄罗斯以“去纳粹化”作为借口入侵乌克兰。事实上,乌克兰是一个由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管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超过800万乌克兰人死于抗衡纳粹主义的斗争。

 

实之说五:目前的紧张局势是乌克兰及其西方盟国具有挑衅行为所造成的。俄罗斯在捍卫其合理利益,不对这场冲突负责。

事实上,俄罗斯持续违反国际法以及自身所承诺的其他协定。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俄罗斯非法吞并克里米亚半岛以及对乌克兰进行武装侵略,违反了至少12项国际和双边条约。其中包括《联合国宪章》、《赫尔辛基最后文件》和《巴黎宪章》,这些条约保障各国的主权平等和领土完整、边界不可侵犯、避免以武胁迫或使用武力,以及各国具有选择或改变自身安全安排的自由。

换言之,俄罗斯的行为破坏并威胁了乌克兰的领土完整、主权和独立,乃属非法。这些行为继续威胁着欧洲安全秩序的核心,并危及以国际规则为基础的全球秩序。

 

实之说六:当前的危机是北约和西方的过错。如果他们履行了其不扩大联盟的承诺,俄罗斯就不会感受到威胁。

这种承诺从未有过,北约也从未被要求作出这样的承诺。俄罗斯国有媒体经常声称,前苏联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曾得到“口头”承诺说北约不会在重新统一的德国之外进行扩张。事实上,戈尔巴乔夫本人在 2014 年的一次采访中否认了这一说法,称“‘北约扩张’这个话题根本没有被讨论过,那些年里也从来没有被提起过。我对自己所说的话负全部责任。没有一个东欧国家提出过这个问题,即使在1991年华沙条约组织解散后,也未曾有过。”

北约成员国从未作出任何政治上或者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不将联盟扩展到统一德国的边界以外。

声称北约承诺过不会扩大规模这一说法在本质上就歪曲了北约的性质。北约作为防御性联盟,并无帝国主义意义上的“扩张”。关于加入北约的决定则取决于每个申请者和现有30个北约成员国的决定。每个主权国家都可以选择其自身前途,而周边邻国——在此情况下,俄罗斯——并无权干预。

 

实之说七:由于北约的挑衅性扩张,俄罗斯正在敌人包围,需要自卫。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联盟正在密谋入侵俄罗斯。也没有任何一方在威胁着俄罗斯。事实上,欧盟和乌克兰都是欧洲既定安全秩序的坚定支持者。请不要忘记,俄罗斯是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人口超过1.4亿,具有世界上最庞大的武装力量之一,并拥有最多的核武器。将俄罗斯描绘成一个受到严重威胁的国家,实属荒唐。地理上,俄罗斯的陆地边界只有不到十六分之一与北约成员国接壤。与俄罗斯接壤的14个国家中,只有5个是北约成员国。

另外,没有任何论据表明军事力量是唯一的解决方案。俄罗斯可以通过与多个国际组织、双边协议和其他形式进行协作与和平对话——例如在欧安组织(OSCE)框架之下和军备控制制度之内。欧盟与俄罗斯保持沟通渠道开通顺畅,这是作为欧盟对俄政策五项指导原则的组成部分。既定的沟通模式并不匮乏。不过,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乌克兰完全有权利选择自身的政策和联盟。认为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主权决定应拥有否决权这一观念毫无理据可言。同样的,对于哪些国家可以成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的成员国,欧盟和北约皆无表示拥有否决权,因为欧盟和北约都不是该条约的缔约国。